周澤武在工地上打工掙錢。
  本報訊 (記者 彭瑜 通訊員 鄧青春)8月初,周澤武還完最後一筆欠薪後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自“大老闆”跑路後,19年來,周澤武這個“小老闆”靠變賣設備和打工,終於付清了56名農民工的93萬元欠薪。
  42歲的周澤武家住忠縣塗井鄉塗家村5組,18歲時學做鋼筋工。兩年後,他開始四處做包工。
  1995年,周澤武帶著56名農民工在湖北省秭歸縣一工地承包建築活。沒想到施工老闆跑了,周澤武不但300萬元投資血本無歸,還欠下93萬元的農民工工資。
  “怎麼辦?”周澤武說,他當時也想過像施工老闆那樣“開溜”,但這念頭只是一閃而過,隨即他便做出了決定——“這56名農民工是我帶出來的,我就得負責。”於是,他低價變賣工具和設備,拿到20多萬元,付清了其中來自湖北、貴陽等地的11名外地農民工工資。
  回到忠縣老家後,周澤武的日子並不安寧。由於其餘45名農民工都是忠縣人,隔三岔五就有人跑到家中要工資,可他一時間也湊不齊這麼多錢。時間久了,妻子不堪忍受,帶著女兒離他而去。
  妻女的離去,讓周澤武意識到,那些被欠薪的農民工家庭也許也會為了這筆錢,在吵鬧中度過,甚至妻離子散,“我必須儘快想辦法籌到錢還給他們。”
  之後,周澤武開始到廣東、福建等地打工,偶爾也承包點小工程。為早日還清欠款,他每天在建築工地上一干就是10多個小時,既當老闆,又當工人。只要手中存了些錢,他就馬上付給當年那些農民工。
  61歲的農民工周貴武應領12000元工資,才回忠縣那會,他找過周澤武幾次,都沒要到錢,不久,又聽說周澤武外出“躲債”了,就以為這錢“黃”了,再沒抱希望。直到幾年後的春節,周澤武親自上門給他送來了2000元。“他說,讓我先拿著,剩下的慢慢還給我。因為被拖欠工資的人太多,他得一人還一點。”周貴武說,沒想到周澤武是在外出打工還錢,大家之前都誤會他了。
  同樣不知情的,還有周澤武的第二任妻子。2001年,周澤武和彭家芬重新組成了家庭。彭家芬說,丈夫一年到頭在外忙得很,卻很少拿錢回家。相處5年後,她才得知丈夫其實是在打工還賬,“跟這樣有良心的人過日子,就算沒錢,心裡也踏實。”
  妻子的理解和相守,讓周澤武更加用心工作。一旦發工資了、結賬了,他都會及時還上,往往一筆欠薪要分五六次才能還清,哪怕一次只有幾千元,甚至幾百元。每位農民工被拖欠多少工資,還了多少,他都在本子上詳細地記錄著。如果哪位農民工遇到了急事,他又會想方設法籌錢先救急。
  農民工申先明回到忠縣後,在一工地因故死亡。周澤武立馬找到申先明的妻子,兌現了最後欠下的700元工資。申先明的妻子說:“我並不知道還有這700元工資,讓我挺意外的。”
  “做人得講良心,農民工的每一分錢都是血汗錢,我必須負責到底。”周澤武說。
  就這樣,通過19年艱辛打工,周澤武終於在今年8月初付清了56名農民工的93萬元欠薪。
創作者介紹

關鍵字排名

qy69qyza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